重生之洪荒魔猿

作者:书塞

只见鸿钧右手一抚,便出现一个空间屏障将老子等三人隔离开来,显然不想让几人听到其谈话,随后道“汝乃hun沌魔神,当是知道,盘古开天地,三千hun沌魔神多有幸免于难,借法重生,吾自证道成圣之时,便与一hun沌魔神jiāo手,此人乃十大先天灵根之一的空心杨柳树化形,从其言语中得之,另有众多hun沌魔神在洪荒世界外开辟魔神大陆,吾掌天道,自是维护洪荒周全,然吾算得千年后两方世界即将接壤,汝作为遁去为一,当为洪荒未来,前往魔神大陆一行”。\wwW。Qb⑤、COm\\

  当袁明听到杨柳树时兴奋异常,只因世界树现在只差这一株极品灵根,就可以恢复往日的风采,原来一直不知其的下落,现在从鸿钧之处听到其下落,自是不会有错。

  可随后袁明脸sè一沉,想道“自己被封印了道行,现在的成就已经是极限了,有没有杨柳树对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多大区别,况且杨柳树化形之人定是空间法则执掌者杨眉无疑,自已与其同是十大至强法则,空间法则更在自己之前,袁我在hun沌珠中掌握的空间法则,有多厉害自已可是十分清楚,更不要说空间法则的执掌者。鸿钧此举当是不安好心,有大道当前,只要自已气运不失,其还不敢出手灭杀自已,就是封印了自已的道行,想来其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少”。

  三千魔神三千法,现在只有袁明法则之基未失,其余诸天魔神想要证无极大罗金仙位(天道),要么得到大道之基,要么得到魔神特有的法则之基,鸿钧现在就是将蟠桃送进猴子窝,袁明的死活与其已经没有关系了,大道也不会为此找其麻烦,真是一举两得,可见其的用心险恶。

  杨柳树虽然是袁明想要的,刚经历生死的袁明,又岂会将自已置身于危险之中,于是道“启禀道祖,洪荒之中众生皆苦,吾为遁去一,当为洪荒众生求的一线生机,烦请道祖另选他人”。

  “正因为汝乃遁去一,为了千年后洪荒免遭劫难,汝当亲自前往化解此事,为众生留下一线生机”鸿钧的话,将袁明套在里面,不然就成了自已不顾洪荒的死活,如此一来遁去一要之有何用,自已岂不是气运大失。

  想到这里,袁明怎么感觉横竖好像都要死一般,这么多年虽然过的憋屈,但一向顺风顺水,心想事成,作为穿越者总算牛了一回,随之厄运也接连不断。

  心中不由大呼道“难道我堂堂的穿越者,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道祖当知,吾道行被禁,许多领悟不够,恐不能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道祖mén下弟子众多,想来定能成功”袁明振振有词的说道,如果鸿钧能解除自已的封印,就是进猴子窝袁明也认了。

  “勿要再加推辞,洪荒之中,也只有你的修为不受天道规则的限制,汝当是最佳人选”鸿钧脸sè一沉,严厉的说道。

  袁明也知道,现在的圣人一旦出了天道庇护的范围,修为就会降到准圣巅峰,好像还真只有自已能够完成。

  “吾如果不去呢?”袁明现在割出去了,反正鸿钧不敢拿自已怎么办。

  鸿钧听此反倒面sè平静道“封神大劫未完,封神榜尚有十几位空缺,五行岛除神农外,汝之mén下皆有上榜的可能,跌落下界的准提一定会为西方大兴,做出贡献”。

  “威胁,赤祼luo的威胁,可鸿钧乃天道,只要调整了封神运转,自已不在,一切皆有可能”想到这里,袁明不得不正视自已与天道的差距。

  袁明之所以一改之前的藏拙,强势出击,更多的是为mén下弟子打下一片空间,鸿钧以此为胁,不仅触怒了袁明的底限,大怒道“鸿钧,吾可以答应此事,但汝又如何保证吾不在期间,mén下弟子的安危,不然吾就是死也不会让汝好过,到时候不知道道祖能否ting过大道之眼”,袁明已经作好了翻脸的准备,当然不会与其客气。

  鸿钧无视袁明的威胁,随之撤去空间屏障,紫宵宫大méndong开,原始、通天、准提连忙走了过来,只见三人脸sè苍白,气力不足,显然在大道之眼下伤了元气。

  “原始、通天、准提见过老师,弟子三人不知何顾被抛出紫宵宫,请老师勿怪”三人连忙上前道。

  “起来吧,吾有事要说,你们坐回原位”鸿钧道。

  “是,老师”,三人虽然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端坐的几人严肃的表情,也知道定有大事发生。

  “封神榜已满,然此番大劫洪荒受创,皆由圣人出手所至,吾以天道之名宣布,非天地大劫圣人不得出手”鸿钧声音不大,但字字真言敲击道心。

  “遵令”天地赦令将记入天道运转当中,由不得诸圣不慎重。

  “十日后,吾将在洪荒布置能量结界,最高修为不过准圣期,圣人不得居住在洪荒,需在hun沌之中开辟道场,就是圣人下界,能量结界也会将之压缩至准圣”鸿钧道。

  诸圣一听却是大惊,虽然在天道面前自已是蝼蚁,但总算能在众生那里找回自信,鸿钧此举等于将圣人与众生拉回了同一起跑线,为了圣人的威严,只怕今后的时间将在hun沌中度过了。

  “大师兄,如此一来,圣人将不存于洪荒之中,吾等当如何行事,请大师兄示下”原始传音道。

  原始本以为老子定然与自已想法一致,只听老子道“师弟勿需多言,老师既为天道,吾等弟子当依道行事”。

  “多谢,大师兄指点,不然师弟我险些犯了错误”原始得不到老子的支持,自然不在多言。

  准提一脸苦sè,显然也没有从接引处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原始与准提的想法虽不错,但其却没有见到鸿钧大发神威的场面,老子与接引现在生怕惹到鸿钧不高兴,自已也落得袁明一样的下场,哪里还敢忤逆鸿钧的旨意。

  “你等可有意见”,鸿钧气势迸发,眼神扫过诸众,最后落在袁明处定格。

  “吾等不敢不遵”诸圣心中一寒,刚才还有想法的几圣,被鸿钧的气势压迫的胆战心惊,这才知道师兄为何会没有意见。

  袁明感受到鸿钧的眼神,分明就是询问袁明对其的处理结果是否满意,如果诸圣知道他们被禁足是袁明引起的,还不知道如何发难呢。

  “前番弟子卤莽,对老师多有冲撞,吾处理完岛内之事后,定亲上紫宵宫领罪”袁明毕恭毕敬的说道。

  诸圣对袁明的行为大奇,可鸿钧听到此话,气势一收,和睦chun风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去吧”,鸿钧说完,从紫宵宫消失不见。

  袁明和诸圣都松了一口气,袁明看着nv娲道“师妹可愿到吾五行岛一观”。

  “荣幸之至”nv娲娇笑道。

  袁明与nv娲分立而坐,此次紫宵宫一行,已经将二人牢牢的拴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荣,nv娲很关心道“不知师兄可有办法解除封印”。

  “如果第一次的封印,吾自是可以解之,但之后的造化yu碟所封,乃集三千大道于一体,除非吾能领悟完整的规则之力”袁明说到这里,也是一阵气馁。

  “师兄但且放心,今后师兄之事,吾自当与师兄共进退”nv娲说到这里,柔美的外表下也迸发了坚定的气势。

  “吾准备将道场搬到娲皇宫一旁,与nv娲师妹作个邻居,不知师妹欢迎否”袁明道。

  “欢迎之至”nv娲听到此,面上立马lu出喜sè,连忙道。

  nv娲手中出现一图卷,向前一抖,六耳便出现在大殿内,nv娲将山河社稷图jiāo于袁明道“图内有此次的罪魁祸首,师妹有事就先行一步了”,nv娲虽然不想离开,但知道袁明现在定有许多事处理,连忙告辞道。

  “那为兄就不送了”

  “弟子擅作主张,请老师降罪”六耳跪拜道。

  “起来吧,你做的很好,何罪之有,吾还有要事处理,你九师弟也该归位了,待其恢复记忆,你便将其接来五行岛”袁明jiāo代道。

  袁明有些迫不及待的回到世界内,虽然对自已元神上的封印不报希望,但袁明还是很想知道具体的情况。

  袁明观察着包裹在元神周围的光点,发现每一个光点都蕴含着规则之力,以自已现在弱小的能量,不要说三千规则之力,一个都有些困难。

  “难道我真的就这样放弃了吗?我不甘心呀,对了,既然是规则之力,当以规则之力破之”想到这里,袁明眼前一亮,但还是压制住ji动的心情,毕竟现在还没有解决,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吾乃世界之主,以吾之名调动周天规则为吾所用,规则撕裂,去”袁明的世界之音,震dàng整个空间。

  只见世界之内,一股无形的规则之力向袁明汇集,而世界因为缺少了规则,日月同出,瀑布之水倒流,时而天气明朗,时而狂风暴雨,空间内好像luàn了套一般,好在空间内没有凡人,环境的变化对仙人还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袁明调集世界规则,攻其一点,向三千规则之力冲去,只见元神上的三千规则,被外来的规则冲破第一道防线,元神上顿时少了一个光点,可接下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冲破剩余防线。

  “哈哈哈,果然有效,吾乃遁去一,掌众生一线生机,又怎么会没有自已的一线生机呢,大道待我不薄”袁明大笑道。

  虽然只突破一点,但却给了袁明希望,只要自已补全世界规则,定能冲破剩余三千规则,袁明虽然不能领悟规则,但作为世界之主,世界的一切都是意念之间,就算不习规则,也可调动规则之力,鸿钧却是以为袁明自已习得规则之力,才会给袁明留下一线生机。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