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大时代

作者:曹小见

乘着大飞船旅游其实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飞船混身装甲,根本就没有窗口,而且速度极快,只有那块巨大的荧光屏上不时闪过的一幅幅图像在告知乘船的人,飞船外倒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白露她们一开始是兴高采烈的,可是很快就没了兴趣——这算是什么旅游呢?

  彭磊的兴趣反而比女人们高许多。这次乘飞船的心情和前几次截然不同,飞船缓缓而行,大屏幕上的风景在他的记忆里是那么的陌生。几乎到处都是森林,记忆中所熟悉的地貌根本就找不到,只能依稀地辨出黄河、长江。让彭磊惊奇的是,那黄土高原也是一片葱郁,黄河水和长江水都是清澈透明——黄河还没有成为“黄”河,黄土高原也还没有成为“黄”土高原,真是到了还没有开化的远古。

  飞船从青城山接了人之后就一直往东飞,不管关冷城怎么不屑,长江三峡彭磊是一定要停留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壁立千仞的峭壁,白浪飞卷的险滩,每一个风景都能让人惊心动魄。彭磊曾经许多次走过这条水路,每一次的感受都不一样。这一次能见到三峡最最原始的模样,怎么肯放过。

  莫仑为了讨好主人,这些天特意改装了一艘观光小艇。不仅仅大开天窗,舷窗也开了无数,船里还装了先进的全息扫描系统。小船有现成的,只要将外壳改动一下就行了,工作量也不是太大。唯一遗憾的是,这样的小船空间太小了,最多只能乘坐10个人。

  三峡的风光真是太美了,三峡周边的群山也是风光无限,于是莫仑带着如玉她们细细品味,彭磊和梁聃、关冷城三个男人径直闯进了大山——虽然外星人的医学水平极高,飞船上救急的药有许多,但是总有个用完的时刻。三峡是草药的宝库,若是能采一点珍稀的药材,也就不虚此行了。

  传说巫山神女峰上住着仙人,但是彭磊只见到了光秃秃的巨石,还有缭绕的水雾。

  关冷城其实根本就不想在这里停留,也不知道风度翩翩的一个才子,怎么一下子变得这样鸹噪,彭磊做的每一件事他都要点评一下。

  “女人的见识真是不行,这些个山有什么好看的。”

  “彭兄,大海上的日出日落那才是美景呢,这点急流和那海上的巨浪相比,根本就是小儿科。你不知道,前些天我和师叔从大海上空穿过,亲眼看见数百丈高的巨浪。”

  “我看你们城市里用黄金来交换货物,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黄金遍地都是。”

  …………

  彭磊到现在终于明白了,关冷城同志根本就不是来邀他同游大好河山的,醉翁之意不在酒。问道:“关兄,你干脆直说了吧,你想到哪里去。”

  “嘿嘿,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快点看到更美的风景罢了。”

  “看来还是得去问静宜小美人。”彭磊坏坏地笑。

  “别!我其实想去大洋的对面,据说那里出现了神迹。我也是听族里的长老们说的,我现在的修为,靠仙剑还无法飞越大洋。静宜不知道的,红袖师姐倒是知道,她、她也是赞同我的做法的。”关冷城老脸微红。

  “奶奶的,早说啊!我们从这里出发后就直飞你想去的地方,怎么样?”

  “太好了,兄弟,我知道你肯定赞成的。能结识兄弟这样的人,真是平生大幸!不如我们来结拜,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么样?”

  “哼!也行,小聃一起来。”彭磊无所谓,虽然不相信真的会有难同当,但是有福同享还是能听得进去的。万一哪天自己回了去,自己的后辈们留在这里,有关冷城这样的仙人照看着,心里也放心。

  …………

  巫山离望夫崖不远处的一个山谷,峭壁千仞,怪石嶙峋,古藤缠壁,老树森森。淡淡的水汽在崖壁、古木间浮动,一条细细的水线在崖底辗转。和不远处大峡谷中奔腾的激流比起来,这道水线真的就像是仙女的腰带。静静地,偶尔才荡起几个细小的涟漪,如飘带上的花纹。

  即便是梁聃的基本功多扎实,这种地方也不是他能攀越的。“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诗仙的感慨不是平空说说的。好在有飞船,那些个单人小船正好当成小游艇用。

  离水面数百米高的悬崖上,有一块突出两、三米的巨石,此刻彭磊和关冷城两个正蹲在石头上,凝视着左下方距离他们两个五、六十米处的一个崖洞。

  “老大,看得清那是什么吗?”彭磊问道。

  三个人结拜,关冷城是当然的老大,梁聃是当然的老小。

  刚才在转入这条山谷时,彭磊发现一道彩霞一直在峭壁上浮动,于是和关冷城两个踏着飞剑爬到了峭壁的中间这块岩石上——这道峡谷宽不足百米,高却有数千米,峭壁几乎垂直,古木突兀壁上,再加上半空水汽袅袅,正常情况下,在那个地方绝对不可能看得见霞光,更不用说是凝聚成一团的霞光了。

  “那团霞光缩小了许多了,可能里面是个通顶的山洞,洞里恰好就水晶石之类的东西。”关冷城瞪着眼睛凝视了好一阵子,终于还是没有看清楚什么。

  “我感觉到有很强烈的能量波动,很可能是罕见的能量晶石。”彭磊也没有看到什么,不过他的气旋探物法灵验得很,此刻竭力地散发出去,轻而易举就触摸到了霞光里的能量脉动。

  “我去看看。”关冷城跳起身来,清风剑挥出,人乘着剑光向下飞去。

  彭磊还在用他的气旋探测法,见关冷城动作,赶紧提醒:“老大,当心洞口的那棵古藤,洞里好像还有活物,好像很不简单。”

  话音未落,只见关冷城的身前爆出一团眩光,紧接着闷哼一声,所有的动作一瞬间凝固。

  “这是怎么回事?”彭磊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异变,连山剑向下疾飞,化成一圈银光,将关冷城护了起来。

  “兄弟,我们发财了!”也就是一瞬间,关冷城挣脱了无形的束缚,祭起黑晶梭,脸上满是狂热,“这里很可能是一个上古仙府,里面肯定收藏着宝贝。”

  “上古仙府?不会吧?”彭磊只知道有一个玉泉洞府在等着他,白鹤孤陋寡闻得很,从来没有和他说过玉泉洞府之外的事。

  “怎么不会!这束缚人的鸿蒙之气只有在传说中的古神藏中才有。这里人迹罕至,连蛇虫也到不了这样的地方,而且你看,四周的风景多美!简直就是绝佳的修炼胜地。在这样的地方出现古神藏,很正常。”

  “就算是宝藏,我们也只有看的份,别忘了刚才。”彭磊也是怦然心动,但是一想到刚才关冷城的狼狈,心马上凉了下来。

  “兄弟,你的修为比我强多了,你来试试。”关冷城根本就不理会彭磊,脸上狂热依旧。

  彭磊的修为还真是比关冷城强,比红袖也高出许多。书中暗表,修真的修为等级一般分三个层次——金丹、元婴、度劫。金丹期是修炼的基础,丹成才能炼婴。一般将金丹期分为五个层次——筑基、旋照、融合、心动、灵寂,等同于普通习武者的练功境界,炼精化气——筑基、炼气养神——旋照、炼神返虚——融合、炼虚合神——心动、天道归一——灵寂,至灵寂时丹成,破丹后成婴。成婴后就是炼婴,那才是真正的修真,凡人修炼所要经历的九劫十难大都数都在这个阶段。炼婴期一般分四个层次——元婴、出窍、分神、洞虚,那是元婴的炼气过程,婴成才能度大劫。度劫其实只有一个层次,度了劫才能入大乘境,遨游四海,出入青冥;度不了劫就什么也没有,灰飞烟灭,形神具焚。

  仙道的修炼不同于普通的学武,筑基只需百日,旋照或许要三至十年,而融合期全凭人的资质,聪慧者或许用不了三、五年,愚鲁者或许一生也过不了这一关。至于心动和灵寂,那完全是每个人自己的感悟,大多数人炼成了丹也突破不了最后一关。丹不破则婴不成,这是修仙的第一难。

  按照关冷城讲述的理论,彭磊的层次好像已经进入了元婴期,普通的元婴期高手,体内灵魂凝结成实体,能随意地出入肉体。这也就是那些修为高深的人为什么能杀人于千里之外,能随意幻化的道理。不过彭磊的功法有点怪异,他的元婴虚而不实,更像是肉体的一个影子。关冷城研究过,彭磊那灵敏无比的气旋,其实就是元婴幻化而成的。在彭磊的丹田,普通人结金丹的位置,彭磊是一个空洞,连真气都没有。

  关冷城也算是天资不错的,但是碍于青城玄界的条件,所以现在刚刚进入丹成的灵寂期,和彭磊比起来,真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他也想不明白,彭磊的修炼完全是自学的,时间又只有一年多一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进步呢?唯一的解释是,在生死关头,人的精神力会产生异变,这就是传说中的顿悟,毕竟这些日子里彭磊受的刺激太多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关冷城不知道,外星人对彭磊的身体的改造其实是更重要的。

  彭磊对自己是根本就没有信心,不借助连山仙剑,他连虚空漂浮的技巧都是刚刚才学会。

  “老大,你说的鸿蒙之气是什么东西?我觉得和先天灵气差不多嘛,只不过这气息更浓更稠,好像还有一点点灵性,不去碰它的话,它就不显现出来。”

  “兄弟,你的那个气旋既能放,又能收,你试试能不能将它收起来。这鸿蒙灵气对人有益,本身也是和天地共生的异宝。”关冷城的修为可不敢直接采收那么浓缩的灵息,只能怂恿彭磊。

  “你确定?真的不会有事?”彭磊有点将信将疑。其实彭磊还有一点担心的是,洞口那棵苍劲的古藤上隐隐地流动着一股冰凉的杀气,还有洞里的某处,好像也潜伏着危险。

  这个山洞位于悬崖绝壁之上,离水面的高度估计有五、六百米,椭圆形的洞口,差不多只够两个人并肩站立。悬崖微微向外倾斜,在山洞上方四、五米高处,大石更是突兀出十多米,形成一个天然的大帽子。虽然是向阳面,但是绝壁上古木森森,照道理,洞口是终年难见阳光的,这也是彭磊见到那团霞光后会惊讶的原因。

  常年不见阳光的山洞口竟然盘着一棵古藤,枝叶不多,但是每一片叶子都绿得让人心醉。古藤的支干更是让人惊叹,斑驳苍劲,如雕塑家手上出来的艺术品。如果将这枝古藤移做盆景,不用修饰,那绝对就是一件珍品。彭磊的脑袋里竟然闪出这个念头,如果被关冷城知道,不知会生出什么样的感想。

  肉眼都能看得出来,古藤的枝叶上正泛着淡淡的冷光。彭磊的心中微微发怵:洞里好像还有危险呢!

  “怕什么?我给兄弟护法。这个洞不太深,我感觉有宝贝在等着我们。怎么?还不放心?要不要我将师姐和师妹都叫来?”被人小瞧的感觉就是不爽,即便那个人是自己兄弟。

  “我不是那个意思。要不,我先试试?”彭磊稍稍后退,在黑晶梭上盘腿坐了下来。

  一个淡淡的虚影从彭磊的身上飘出,静静地浮在身前的虚空。这影子真人大小,也如彭磊一般地盘坐着,只不过看不清五官。影子静静地浮着,更像是一团浓厚的雾。

  关冷城现在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清风剑在彭磊的身边飘着,随时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虽然建议彭磊收取洞口弥漫的那鸿蒙元气(其实也是猜测,是不是鸿蒙气关冷城也不知道,不过彭磊的见识更是白痴,关冷城说是什么,彭磊从来没有怀疑过。)毕竟是在一起发过誓的兄弟,安全还是要保证的。

  那个虚影就是彭磊的元神,这也是关冷城第一次见着。别人的元神都是凝如实体,五官清晰,从来没有听说过如他这样的。这见这个虚影静坐了一会儿之后,体形开始渐渐放大,人的形状也渐渐模糊起来。

  四周灵息波动得越来越厉害,无形的气息彼此撞击着,形成一股股激流,把关冷城冲得摇摆不定。可是奇怪,彭磊就盘坐在不远处,除了连山剑在身前微微晃动外,他的身体丝毫不动,连身上的衣衫也没有一丝波动。

  看着在彭磊的身边摇摇欲坠的清风剑,关冷城微微叹气。只能收起清风剑,飘到稍远处留神警戒。

  那个盘坐着的虚影已经没有了人的形状,变成了真正的一大团青雾,将彭磊的本身也包裹了起来。这青雾缓缓转动,在雾团中凝聚出一个个浓缩点,每一个浓缩点也是也个缓缓旋动着的旋涡。让关冷城吃惊的是,那团青雾里的浓缩点就像是巨人身上的经络和穴位,如果将彭磊的肉身放大到和青雾一般大小,那彭磊身上每一个大穴都能在青雾里找到对应的旋涡。

  雾团还在扩散,渐渐淡了。

  彭磊还是盘腿坐着,可是在他身外方圆一丈的空间却是浓浓的黑,没有一丝雾,只有彭磊这个人在放着淡淡的银色霞光——他那个肉身反而更像是一个修炼成的元婴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功法?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