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凌霄录

作者:雨夜星辰泪

十金乌见那小妖说的凄惨,对自己兄弟甚是恭谨,言语之间多有奉承,还要自己兄弟为他做主,十金乌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听说父皇和叔叔在为自己采药之时受了重伤,再也忍耐不住,双翅一振,怒气冲冲的朝着洪荒飞去。全//本\小//说\网//

  那小妖见十金乌飞走,冷冷一笑,摇身一变,现出本体,不是准提又有谁能做这么缺德之事呢?

  准提冷笑的看着十金乌离去的身影,心中暗道:“真是一群不知天时,狂妄自大的畜生。

  等到十只金乌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低头朝洪荒看了一眼,身形一闪,已然消失无踪。

  十只金乌齐出汤谷,本身的太阳真火肆意散发,天空之上,好似有了十个太阳一般。

  往日里,一个太阳尚有旱灾发生,十日齐出,更是将洪荒考的好似火炉一般。

  十金乌所到之处,大地龟裂,树木瞬间成灰,河水蒸干,飞禽走兽全部被烧成了焦炭,陆地之上的人族,普通的巫人,尚未化形的小妖纷纷遭了劫数。

  一些稍有些本领的巫族,纷纷高举弓箭,想将太阳射下,然而,那太阳真火何其厉害?普通的弓箭那里伤的到他们,弓箭尚未临身,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十金乌见有人攻击,还是自己兄弟恨到了极点的巫族,个个怒火冲天,飞腾过去,吐出大片太阳真火,那些巫族虽然有些本领,但哪里挡得住这霸道无比的太阳真火?不过片刻,连人带箭被烧成灰烬。

  十金乌在空中看着那些巫人在火中垂死挣扎的样子,心里没有丝毫怜悯,反倒觉得甚是有趣,一个个在空中手舞足蹈,玩的异常开心。

  汤谷在洪荒之南,十金乌一路飞袭,可没少祸害生灵,这一路上,有不少大神通者想出手降服十金乌,只是担心妖族势大帝俊太一修为高强,怕惹祸上身。

  导致这一路之上,竟然无人敢出手阻拦,十金乌所到之处,鸡犬不留,寸草不生,造下无边杀孽。

  这一日,十金乌来到了木之祖巫句芒手下的一个大巫夸父的部落,那十金乌最恨巫族,一路之上,所见巫族全部被他们用太阳真火烧死,见此地有巫族居住,个个大怒,双翅一展,朝着部落上空飞去。

  翅膀狠狠一扇,无数的拳头大小的太阳真火如雨点般落下,好好地一个部落立刻变成火海。

  十金乌个个有太乙金仙的修为,配合本体的太阳真火,大罗金仙也有一战之力,十兄弟联手,洪荒之上,还真没有多少能够胜过他们的。

  此时巫族的十一个祖巫正在烛九阴那里商议如何补全缺少后土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那些普通人族和巫族如何抵挡得住。

  顷刻间,一个好好地部落瞬间化成飞灰,十金乌正自得意之机,一声愤怒的大喝传来:“哪来的扁毛畜生,竟敢烧我部落,不要走,留下命来。”

  人尚未见,一根巨大的桃木杖已经袭来,五太子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一仗,立时被砸的飞出百丈远。

  五太子被砸的太阳火飞出三丈远,浑身火羽乱飞,落到地上,又燃起一片大伙,呱呱几声怪叫,五太子已经怒飞而回。

  其他九只金乌见兄弟受伤,个个气的呱呱怪叫,向木杖飞来方向看去,一个千丈巨人出现在十兄弟的身后,手中拿着刚才那根桃木杖。

  那巨人身高千丈,面容粗犷,两耳各穿一条黄蛇,双臂之上各自缠着一条腾蛇。

  十金乌见这巨人不但大骂自己,更是偷袭伤了自己的兄弟,气的直跳脚,毛都炸起来了。

  翅膀一扇,大片的太阳真火朝夸父烧去,那夸父乃是句芒部落第一高手,修为岂是等闲,就算整个巫族所有大巫之中,他也是能够排进前十的强者。见太阳真火烧来,不躲不闪,提起自己的本命巫宝天巫桃花杖向烧来的太阳真火击去。

  那太阳真火虽然霸道厉害,夸父的天巫桃花杖又岂是等闲,瞬间将太阳真火击散,火花四溅,又燃起一片大火。

  十金乌看的目瞪口呆,一路行来,十兄弟顺风顺水惯了,以为夸父就像自己平时遇到的那些巫族,被自身真火一烧,还不立马变成灰烬?

  他们那里想得到,巫妖相互克制,夸父本就是巫族中有名的高手,手里的天巫桃花杖在整个巫族都是大大的有名,加上强横的,一时三刻之下,太阳真火那里伤的了他?

  夸父趁十只金乌愣神之际,提起宝杖,狠狠的攻去,巫族中人个个身经百战,夸父可不像十只金乌那般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猝不及防之下,立时有三只金乌被击飞。

  其他六只金乌这才回过神来,知道夸父厉害,再不硬拼,一起围成一个圈子,不停地与夸父游斗,巫族本就为战斗而生,夸父凌然不惧。抡起宝杖就与金乌战在了一起。

  桃花杖飞出片片桃花瓣,比刀还利,片片不离金乌要害,十金乌口吐真火,瞬间把夸父困在火海之中,两方一场好杀,这一战只打的山崩地裂,河水倒流,双方一个是盘古血脉,大巫之身,一个是太阳之精,妖皇之后,俱都出身不凡。

  有诗为证:这一个是太阳之精妖皇子,那一个是巫族大巫至高人,乌飞巫走,桃花杖直击金乌面,金乌翅展,火海汹涌岩浆窝。

  火光起,周围山石尽破碎,桃花飞,金乌躲闪只移挪。

  桃花刀直斩金乌面,金乌鸟,狠抓巨人腰,手上腾蛇飞千丈,巫妖双战试比高。

  双方拼斗半日,尽皆消耗不小,十金乌渐渐落在下风,巫族以战闻名,夸父不愧是为战斗而生的大巫,战斗经验丰富,那里是十金乌这等出生茅庐,娇生惯养可比。

  十金乌中的大太子见情势对自己一方不利,双翅一震飞到高处,“兄弟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随我来。”

  说完,展翅一飞当先飞走。其他金乌心知大哥智计最高,定有其他办法,齐齐朝着夸父狠狠的吐了一口太阳真火,随着大太子向南方飞去。

  那十金乌要逃,夸父怎肯干休,方才一场大战,夸父也受了不轻的损伤,对方才十金乌的游斗早已怒极。

  眼见金乌飞走,想也不想,提步追了上去。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