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大师兄

作者:土豆煎洋芋

“杀。全/本/小/说/网”

  罗睺可不理会张寒暗地里的小心思,此时的他可是很想干掉张寒,所以,罗睺没有丝毫的啰嗦,手持弑神枪,眼中杀意弥散,两道如血般的猩红光芒爆shè而出,轰然之间,手中弑神枪猛然的对着张寒一捅。

  “去死吧!”

  霎时,天地灵气迅速汇集,一道猩红如血般的血红sè光芒轰然而出,眨眼之间化作一条血sè巨龙,神情狰狞至极,挥舞着那如寒芒如刀的利爪,咆哮连连,残忍的对着张寒冲击而去,气势汹汹,似是要将张寒一口吞下一般。

  见罗睺如此攻击,气势汹汹的对着自己杀来,张寒亦是不敢有丝毫怠慢,这毕竟可是魔主罗睺利用弑神枪使用出来的大招,岂是那么简单的。

  “轰!”

  体内浑厚的法力顿时一运,好似那奔腾的河流,眨眼之间就已然流便全身,这时,已经遍布整个身体的法力猛然的一暴,轰然之间,张寒的体外骤然的爆发出一股璀璨的紫sè光芒。

  紫sè的光芒从张寒的体内暴逸而出,轰然之间将张寒完全的笼罩其中,粉饰成为一个紫人,一道道带着神秘而苍然气息的紫sè小气流好似那缠绕老树的小树根,随之徐徐的在张寒的提上流转。

  “挡。”

  这个时候,被紫sè能量笼罩其中的张寒猛然的张开了双眼,双眼之中两道璀璨的紫sè光芒爆shè而出,一道大喝声亦是随之而出,而张寒的这道大喝声一出,好似是接受到了命令一般,他体外的那些紫sè能量骤然的沸腾了起来,好似那煮沸的开水,腾腾的跳动,似是达到了一个沸点,一个极限,轰的一声,紫sè能量骤然飞起,在半空之中相互jiāo织,相互缠绕,汇集成型,只是一个眨眼之间就化作了一条紫sè巨龙。

  “吼!”

  紫sè巨龙出现,顿时仰天咆哮,似是在庆贺自己的出世一般,这紫sè巨龙浑身通体幽紫,一块块如有实质般的鳞片斑斓的遍布全身,浑身细小的紫sè气流不断的流转让其看上去更加的神秘,大气,那舞动之中的利爪之上的森然寒光让其看上去更是威武不凡。

  “杀。”

  张寒猛然的大喝一声,大手对着罗睺一指,霎时,紫sè巨龙顿时得到了命令,咆哮连连,张牙舞爪的挥舞着那寒光闪闪的利爪,对着罗睺杀了过去,当然,要想冲击罗睺,首当其中的必须要先干掉罗睺的那条血sè巨龙,这时候,罗睺的血sè巨龙和张寒的紫sè巨龙,二者相遇,这将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轰!”

  很快,一紫,一血两条巨龙就碰撞在了一起,霎时,一道巨大的撞击声,随之出现,跟随着撞击声出现的还有着一股无形的冲击破,这无形的冲击bo强悍无比,好似水bo,呈现扇形,蔓延而出,冲击破随过之处,皆是山崩地裂,风起云涌,哪怕就是那空间裂缝在这强大的冲击之下也是瑟瑟瑟的作响,似是要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冲击,随时都可能破碎一般。

  “吼!”

  这时候,两条巨龙的战斗并没有停止,随之两条巨龙相撞,霎时,这自然是一场战斗,只见紫sè巨龙怒吼不断,那锋利的利爪也是随之挥舞,腾然燃起一道紫sè的光芒,带起风云搅动,挂起一阵寒流,凶残的对着血sè巨龙的龙头抓去。

  “吼!”

  对于紫sè巨龙发动的攻击,血sè巨龙自然是不会坐以待毙,同样是凶猛的咆哮着,一道血sè的光芒闪过,整个龙躯猛然的一震,将紫sè巨龙的攻击给震开,然后,那粗大而强悍的龙尾腾然的竖起,然后带着那凌厉的攻势,似是重压千钧,对着紫sè巨龙轰然落下。

  “轰轰轰!!”

  “吼吼吼!”

  霎时,一紫,一血两条巨龙在虚空之中你来我往,或是凌厉出爪,或是巨龙出击,或是撕咬......相互jiāo战,一时之间竟是双龙之斗,轰隆隆之中,气势磅礴,热血沸腾,但是却谁也奈何不了谁,二龙的战斗却是陷入了僵持之势。

  “玄清,看招。”

  见自己的血sè巨龙被张寒的紫sè巨龙给拖住,罗睺手拿漆黑sè的弑神枪,立身于虚空之中,滚滚魔气浩dàng四方,周围的这方天地都为之震颤。

  “魔主之躯。”

  罗睺大喝一声,庞大的气势轰然爆出,浑身漆黑的黑气猛然的暴涨,浓郁的黑气让整个天地都为之一暗,待天地恢复天明之时,此时罗睺的身躯已经变成了数万丈的魔主之躯。

  只见此时的罗睺身躯达到数万丈,浑身黑气滚滚,看起来狰狞无比,一股磅礴无匹的能量汹涌澎湃而出,莫大的压力宛如天穹压地,亿万里方圆的虚空在这股压力之下都是轰隆隆的作响,仿佛要随之毁灭了。

  整个战场的无数太古联盟和妖族的修士瞬间被这强大压力给镇压的粉碎,化作飞灰,只有一些实力强大,亦或者见机逃的快的修士才得以逃脱,站在亿万里之外,看着此时魔焰滔天的罗睺,眼中充满了恐惧。

  此时此刻,随着罗睺显出这魔主之躯,这一方的天地一片昏暗,无边无际的黑sè的煞气,渐渐笼罩了晴朗的高空,光明即将消逝,黑暗的邪恶仿佛要在此时君临天地之间。

  这一方洪荒世界似乎变成了修罗地狱,浩然正气在渐渐消失,杀戮的气息,邪恶的气息,毁灭的气息,死亡的气息,在蔓延,浩浩dàngdàng,席卷天地,很快的就将这周围亿万里的洪荒世界的每一寸空间,每一块土地变成了杀戮的乐园。

  “吼。”

  这时,突然,罗睺动了!

  那随之他化身巨大魔主之躯的而变得巨大无比的弑神枪猛然一震,庞大黑气轰然而动,划拉之间,划破空间,向前一挥,这简简单单的一挥,罗睺身前的亿亿里的虚空顿时崩塌。

  “轰隆隆……”

  一道道空间裂缝在罗睺那一挥之下,寸寸破碎,蔓延向虚空深处,啊隐藏在虚空深处的一颗颗巨大的太古星辰轰然被破碎,每一颗太古星辰都在剧烈颤动,发出隆隆的巨响,在不断的震颤中,一颗颗太古星辰在裂开。

  冲天的魔气,无穷无尽,浩浩dàngdàng,快速冲腾而起,扩散到了这片天地的每一个角落,此时此刻,天空在咆哮,大地在哀嚎,在罗睺这庞大的威势之下,巨大的空间裂缝不断的出现,大地疯狂的龟裂着,疯狂的崩塌着,一个个巨大的天坑出现。

  “去死吧!”

  罗睺血眸之中爆shè两道猩红之光,气势汹汹,携带着这无与伦比的惊人之势,搅动着天地之威,浩浩汤汤之间,无尽的毁灭之力,对着张寒轰然杀来。

  “这家伙果然不好对付。”

  见到罗睺如此狂暴的威势,张寒亦是大惊,不过,显然现在不是震惊的时候,张寒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双手很快的合拢,一道道神秘而古老的印记随之在张寒的双手之中结出。

  “镇压。”

  张寒双眼猛然的睁开,两道璀璨的神光爆shè而出,接着,随着张寒的结印,似是接连了宇宙的虚空深处,连接了那无上的威力,一道道无形的伟力随之降临世间,随着张寒手印的变化蔓延而出,在这无上的伟力之下,那无形的毁灭之力,似是得到了安抚一般,慢慢的被磨灭,那被罗睺毁灭的亿亿里的虚无,也在这无上伟力的镇压镇压之下,快速的恢复,很快就变得完好如初,如是为临大劫。

  罗睺这凶残无比的杀招,只是眨眼之间就被张寒给瞬间的抹掉。

  “玄清,你果然不错,本尊实在是没有想到当年那个跟随在鸿钧身后的小屁孩今日也能成为巨擎,不得不说大道无穷,事实无常啊!”

  看着自己的杀招被张寒清风云淡的给解除,罗睺也是不由的一楞,转过头,看着张寒,忽然的开口道,语气之中却是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似是在追忆,似是在mi茫,又似是在仇恨。

  没有人能够明白此时罗睺的心情,想他罗睺乃是hun沌三千魔神之一,太古时代的魔主,完全有着资格成为天选之人,罗睺甚至一直认为自己一定能够击败鸿钧,成为天道,可是,没有想到,造化yu蝶居然被鸿钧所得,这表明鸿钧已然是天选之人,这对于罗睺的打击是何其之大。

  被鸿钧所败,本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了机会,没想到,天魔外域,居然让自己得到了重生的机会,本来以为自己重生之后能够qb5天下,但是没有想到沧海桑田,时间就像那把杀猪刀,杀着杀着就让这世道变了,自己已然不在是当年的盖世魔主,自己只不过是这洪荒世界的一个生灵罢了。

  这样的结果对于罗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打击,甚至几度让罗睺接近崩溃,索xing,罗睺毕竟是盖世魔主,在加上神秘邪恶之源相助,这才让罗睺看到了希望,重新站立,重拾信心,可是如此看到张寒,罗睺就不免想起当年太古时代,张寒跟随鸿钧身后的样子,想起自己当年随时都能灭掉张寒,跟现在张寒对自己的压制,让自己毫无办法的情形,罗睺此时此刻,亦是心里复杂无比。

  “魔主却是说笑了,大道无常,谁又能猜到未来呢?”

  张寒微微一笑,丝毫不见此时跟罗睺正在大战的样子,而是好似一个老朋友一般,微笑着,语气缓和的道。

  “好,好一个大道无常,不过,本尊要告诉你,本尊乃是魔主,既然是魔,那本尊就不会信这道,更加不会屈服于这个所谓的天道。哈哈。”

  听了张寒的话,罗睺不禁微微的沉yin了起来,似是在思索张寒话语的意思,片刻之后,罗睺徒然的抬起头,看着了眼张寒,猛然的抬起头,似是在看着那天,看着那天道,徒然的哈哈一笑,语气狂傲无比,似是控诉苍天,似是斥责天道。

  “轰隆隆!!!”

  这个时代可不是后世那无道的时代,如今的洪荒时代可是天道的时代,罗睺居然如此大摇大摆的控诉天道,这可是相当于是在打天道的脸啊!霎时,随之罗睺的大笑声,天空轰然的震动了起来,轰隆隆之中,一大片的乌云骤然的相聚,似是天怒,一道道炸雷亦是随之不断的在天空之中响起,于此同时,璀璨的雷电集结,好似那狰狞的雷龙,在乌云之中徐徐的游动着,此时此刻,看着这天的样子,傻子都知道,这是天道发怒了。

  “哈哈!天道,你生气了吗?哈哈,你生气又能怎么样?本尊告诉你,本尊不怕你,你有本事就杀了本尊啊!我罗睺要是怕了,我就不是罗睺。”

  看着天空大变,罗睺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是哈哈的一笑,语气更加狂妄的对着天道嘲讽起来。

  天道乃是洪荒世界的老大,尊贵无比,这么多年来谁人胆敢触怒?哪怕就是张寒只是小小的得罪了一点天道都被镇压了那么久,在这洪荒世界之中可谓的无人胆敢去触怒天道,现在这罗睺居然胆敢如此的放肆,这简直就是打天道的脸,让天道大怒。

  “轰隆隆!!!”

  霎时,天道大怒,那天空的乌云更加的浓郁,轰隆隆的炸雷声更的巨大无比,粗大而威武的雷龙在乌云之中此起彼伏,一股无上的天威浩浩汤汤的降临世间,让整个洪荒世界的所有生灵们都为之一抖,这是天威,这是天道的威严,亦是主宰的愤怒。

  “我擦,这么生猛。”张寒看着天空之中天道的愤怒,在看着在天道愤怒之下狂傲无比的罗睺,眼中亦是不由的闪过一丝的佩服,这罗睺不管怎么的,起码是胆子够大啊!居然这么生猛。

  不过,张寒现在更是高兴,因为这样一来,罗睺算是彻底的把天道触怒了,以张寒对天道的了解,按照天道那霸道无比的xing子,那肯定是不会放过罗睺的,这样,那也就没有自己的事情了,天道肯定会收拾罗睺,想到这里,张寒的脸上不由的lu出了一抹笑容。

  看了看远处一脸狂傲的罗睺,在看了看那正在不断积蓄威力的乌云,张寒非常明智的一个闪身,跑了,一直跑了亿万里之遥,这才站定,站在云端,怀抱着双手,一脸笑眯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只不过,张寒此时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么贱呢。

  不过,此时却是没人去理会逃跑的张寒,哪怕就是罗睺亦是没有去理会张寒,此时,所以的人都被那天空之中变化给震惊了,只见此时,随之天道的愤怒,无上天威的降临,那天空之中的乌云疯狂的滚滚,随之着乌云翻滚之间,更是充斥着大量黑sè的天罚之力。

  “轰隆隆!!!”

  一道道巨大的雷电好似雷龙一般的在雷云之中游动,游动之间,雷电迸shè出道道光芒,做起轰隆隆的声响,更是将那团巨大的乌云点缀成一个庞大的螺旋星云盘于上方。雷云之中,此时此刻,威势滔天,天威来临。

  “来吧!天道,今日我就要逆逆你这个所谓的天道。”

  站在地上,感受着巨大的黑sè雷云之中那庞大的气息,罗睺亦是面sè严肃至极,他从这雷云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恐怖之极的气息,那是一种超越了世界,不应存在于世间的量,他知道不能在让这雷云积蓄下去了,不然的话,自己一定会抵挡不住。

  “杀。”

  罗睺怒吼一声,手中的弑神枪猛然的一挥,黑气滔天,让那原本就显得有些暗淡的天地更加的昏暗,似是世界末日来临一般,一股庞大的压力随之迸发而出,骤然,周围万里虚空轰然崩塌,咔咔咔声之中,好似那破碎的玻璃,一个个巨大的空间裂缝随之出现,庞大的空间空间风暴亦是随之蔓延而出。

  不过,此时这股庞大的空间风暴刚刚还只是出现,还未来得及肆掠,就骤然被罗睺那强大的力量镇压,然后,居然被控制,随之汇集在一起,疯狂的jiāo织,很快,一个由庞大的空间风暴组成的巨大龙卷风出现。

  这由空间风暴组成的龙卷风白sè晶莹,看上去显得美丽玄幻,可是那其中隐藏的恐怖威力却是让人人触之即死,可谓是大杀招。

  “给是绞碎了他。”

  罗睺狂吼着,手中的弑神枪对着那天空的雷云一指,猛然的再是一挥,那空间风暴组成的龙卷风立马转动,浩浩汤汤的,震动天地,绞碎风云,对着那天空之中的雷云席卷而去。

  此时此刻,整个天地都仿佛变得停止了转动,都变得安静了下来,整个洪荒世界的所有生灵们的双眼都被这场旷世之战给震惊,为之所吸引,目不转睛的看着此地,期待着罗睺于天道的碰撞。

  对于天道这位老大,他们这些洪荒生灵可是非常好奇的,以前也只有张寒擦边似的去触怒了天道几次,让天道怒了几次,可是张寒又不是傻子,明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天道的对手,如何会去把天道给得罪死了?

  所以,对于张寒和天道的对抗,那可是丝毫不过瘾的,今日见罗睺于天道的对抗,那可是让洪荒世界的生灵们相当期待啊!

  一个是太古时代的魔主,一个是洪荒世界的至尊。

  狭路相逢勇者胜!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