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金口玉言

作者:黑雨倾盆

回说到,天机将情况一一分说,而后问道众人是否同之举。全\本/小\说/网通天教主生性直爽,骨子里带着一丝叛逆的因子,当下拍掌赞同道:“大善,我通天立截教便是要强的一丝生机,天机此举正合我截教本意。元始天尊却是闭口不言,暗自盘算起来,截教门人众多,争夺九州鼎却是不占优势,但是看如今情景,天机是一心要将仙凡分离,若是仍旧依照原本算计,天机、青莲二人定会偏向于通天,这二人加上通天的诛仙剑阵,以一敌四,却是难办,当下脸上一片凝重,通天看着元始久不开口,正要讥讽元始,却见元始仿佛想到什么,脸上诡异的一笑,说道:“天机此举虽然看似逆天,实则固天地之根基,稳洪荒之气运,吾自然赞同。”

  三人中二人俱都同意,仅剩老子一人,三人将眼神齐齐转向老子,而老子依旧平淡的坐在那里,一脸平静,气定神闲,毫无一丝表情。元始、通天心中也是有些不定,毕竟老子为人教之主,天机此举乃是大分人族气运,不知道老子是何意图。正待二人心中紧张之际,天机却微微一笑,散去手上演化天地,左手向前一伸,取出一物托在手中,众人一看,正是老子太极图,通天见到天机取出太极图,却是心中一惊,不知天机如何得到大师兄至宝,但也并未说话,轻松的坐定,一副看好戏的情景。元始见到太极图,一愣之后却是若有所悟,有些惭愧的看了看老子,也闭目不言。老子原本气定神闲的盘坐,但在天机取出天机图后,却是气息陡然一颤,而后又平静下来,老子叹了口气道:“天机好算计,吾也被你算计!”天机微微一笑道:“非是吾算计师兄,而是师兄让吾算计。”老子闻得天机此言当下醒悟过来,微微一笑道:“却是吾之不当。”通天、与元始却被二人说的有些糊涂,正在迷惑之际,却见天机将天机图向老子一送,老子伸手接过。天机见得老子接过太极图,便起身行礼道:“既然三位师兄俱都同意,吾这边去安置,诸位师兄请便,天机去了。”便转身前往地府而去。剩下三人见到天机离去,也起身相互告辞,而后各自离去。

  且说天机告辞后,带着三霄和阐教十二金仙来到地府青莲三人处,和后土见礼后。青莲道:“机关算尽,终于转变天数,我等也可轻松一些。”天机却道:“此言差矣,须知天意如刀,未到最后,谁也不知天意何事会挥出那一刀,莫到最后,使我等一番算计,具成泡影。”慈心道:“我等一番算计,救数生灵,便是与天斗法,舍身也是无悔。”后土闻得此言也是点头称是。天机道:“无需如此,我等一些小心便是,尚有老师照付。”青莲轻叹一声道:“事已至此,却无回头之路,换是将三霄等人救治,而后我等三人也好全力与封神榜相争。”

  天机将本命青莲祭出,心神一动,本命青莲缓缓放大,片刻便化为数丈大笑,上面盘坐四人,却是三霄与玉鼎真人,广成子等十一位金仙却是依旧酣睡。天机将本命青莲送至青莲跟前,道:“有劳青莲。”青莲微微一笑,并未起身,神念探向莲台,瞬间将众人情况了结,有些惊讶的道:“云霄果然不凡,竟然借的混元金斗,参悟一丝时间之道,与轮回之道相合,居然将几人反本归原。”说完,看了云霄一言,而后右手掐动发决,飞快的变化,那发决带着无法言语地玄妙,引动天地间最为本源的时间之道,化为时空本源之力,分成十一分,进入广成子等人体内。广成子等人在被时间本源之力入体之后,仿佛被人操控一般,不由自主的盘坐下来,每个人都被玄奥的波动包围,只见他们原本被消成凡人的境界,在飞速地提升,引气入体、炼气化神、炼神返虚、地仙……在短短一盏茶只见,他们仿佛度过了万年一般,境界全都提升到原本的大罗金仙之境,纷纷现出顶上三花。这时三霄与玉鼎真人,也被惊醒,看到眼前此景,玉鼎真人有些不解,不过他心神坚定到没有多问,只是痛三霄一道向几位圣人见礼,心中虽然惑怎么又三位青莲师叔却并未出口询问。

  待到几人修为恢复之后,青莲道:“我已用时间本源之力加速,使他们法力。境界恢复,待到他们适应之后便会醒来,且将其送回昆仑山吧!”说完,右手一挥,空间之力使出,将盘坐的广成子十一人送到昆仑山玉虚宫前,不再理会。而后转头看向剩下的三霄与玉鼎真人。四人见到青莲看向自己,又拜倒口称:“弟子见过师叔。”青莲着其免礼,待几人起身后道:“我答应师兄,救治你等,方才广成子等人,我已用时间之力,使其恢复法力,你等倒是有些不同。你们只是本源受创,身受重伤而已。有两个办法令你们恢复,你等可自愿选择。”云霄道:“敢问师叔是何方法。”青莲道:“我用**力使出金口玉言术,使尔等恢复之前的状态,你等可愿意。”玉鼎问道:“敢问师叔,另一个方法如何?”青莲道:“另一个办法便是我补足你等本源,你等自己修炼恢复,虽然要耗费时日,但经过此次破而后立,你等或有所突破。”闻得此言,齐声道:“我等愿意自己修炼。”青莲赞许的看了他们一眼,心道:不愧是两教出类拔萃地弟子,这等心性却是难得。只见青莲道:“好,我本修士,就要如此踏过坎坷,不劳而获固然容易,却是自毁前程之举。你等放心我自会让尔等在有足够的时间恢复。不会耽误封神之事。”

  琼霄听得青莲此言,问道:“师叔我要自己修炼啊,怎么能短时间内恢复?”云霄道:“琼霄,你忘了青莲师叔可是修的时空之道。”琼霄闻得此言却是一愣,而后满脸喜色的道:“那太好了,师叔让我闭关几个上亿个元会,那我不久可以成圣了。

  ”云霄闻得此言,却是有些无奈的看着琼霄。青莲对琼霄一笑道:“时空之道虽然被称为逆天法则,却也不能如此只用,不然我门下弟子俱都

  了,我等闭关,便是厚积薄发冲破瓶颈之举,我也只取时间,并不能助其突破瓶颈,故此也要游历天下,历劫炼心。”

  青莲待琼霄明悟这才道:“你等且盘坐于莲台之上,我为你等补足本源,你等便在莲台上闭关,这莲台上有我设置地时空结界,你等尽管放心闭关。”四人闻得青莲此言,忙在莲台上各自选取一角盘坐下来,云霄更是手捧混元金斗盘坐,却是他斩尸之身被元始打回原形,虽然准圣之境尚在,但分身却是被毁,仅剩一点元神印记尚在灵宝之内。青莲见得似然盘坐后,取出大道录,按照金口玉言的方法说道:“大道无边,箴言所至,万物重生。”便见无数的大道箴言被青雾环绕,飞升四分,飞入四人体内,飞向玉鼎真人与云霄二人的最多,占得总数三分之二之多,碧霄、琼霄二人合起来和云霄一个一样,却是玉鼎将本源法力燃烧大半,仅次于自爆,云霄更是化身被毁,二人受创甚重,故此才占去大多地箴言字符。只见四人在言令符的滋养下,受创的本源迅速恢复,待得字符消失,本源恰好完全恢复。青莲将大道录收起,四人这才醒来却是不同于刚才,每人都是神采奕奕,眼中精光内敛,虽然体内法力空虚,但是却都精神抖擞。四人起身向青莲一拜,道:“多谢师叔。”青莲道:“尔等起身,我只是为你等恢复本源,剩下地要靠你等自己恢复,便在我青莲上闭关吧,我为你等开启时空结界。”说完也不待几人回话,挥手将莲台上三重阵法开启,将莲台化为手掌大小,送到天机面前道:“你那莲台孔宣闭关所用,我在此地倒是用不上,这莲台你继续用吧。”天机接过莲台道:“也好,算算时间孔宣也该出关了。”青莲道:“这次开启九鼎之争,却全由你掌控了。大战开启我等三人要全力抵制封神榜,却是分不开手了。”天机道:“无妨,我一人便可。”顿了下又道:“大战将起,我要前去分布九鼎,这边告辞。”青莲道:“你且去吧,我这里也要布置一番。”

  此刻九州大地却是平静的诡异,九州三分,此刻苏护已是独占四洲之地,正待向一鼓作气,整备兵马,一举攻下朝歌,而后转到西岐,平定天下之际,却被突然赶来地杨昭拦下,杨昭要其收敛兵马,紧守已得之地,并且准备与西伯侯商议将已得南方二州与西伯侯换取雍州一州之地。

  苏护气运正盛。雄心壮志。一心平定九州做那人皇。自然不愿就此打住。并将一州之地与人。但杨昭却非同一般。乃是圣父亲传弟子。便问其详情。杨昭也并未告知其原因。只是告诉他。此乃师父之意。并且前番他们之所以能打下南方二州。皆是因为西方教抽身而出之故。此刻仅剩三方。西伯侯四洲之地并未相连。难免顾此失彼。这才以二州之地换取雍州。苏护仔细想了一番。隐隐明白其中缘故。知道定是圣人有所商议。也不敢有所怨言。当下收敛兵马。派长子苏全忠带队前去西商议换地之事。

  金鳖岛碧游宫。多宝三圣母。等几大弟子在前。后面截教上万门人一直排列道碧游宫外广场。齐齐参拜通天教主。却是声势浩大。通天看到眼前众多弟子也是心中欣慰。却又带着一丝惆怅。带弟子参拜后。通天教主道:“如今天道有变。我等修道之士全数脱九州。前往西方之地争夺九州鼎。”众弟子听得通天教主此言。大为吃惊。地下嗡地开始喧嚷起来。通天教主见状。轻哼一声。震得众人元神一痛。见到教主升起。都压下震惊。鞠身站好。通天教主却是心中一叹。自己弟子众多。却是不乏根性浅薄之辈。也好趁此杀劫。清理一番。却是圣人无情之处。多宝等了片刻。见通天心情好些。上前问道:“敢问老师。若是我等前去争那九州鼎。朝歌之事该如何是好。那九州鼎乃是大禹所炼镇压九州气运之物。我等争夺却是有何用途。”通天有些赞许地看看多宝。道:“九州自有凡人争夺。个定天下。我等修士却是不可参与其中。至于九州鼎之争。便是各方门下争夺大劫生机。争夺此次量劫气运。九州鼎此刻代表地是人族气运。若是九州鼎合一。聚合人族气运。便可证那人皇之位也未尝不可。”

  通天教主一句:“九鼎合一。可证人皇。”却是被截教众多弟子传开来。洪荒大地散修纷纷出关。具是打听九鼎下落。却是自三皇五帝正道后。再无听说有人证得人族圣皇之位。此刻从圣人口中说出“九鼎合一。可证人皇。”却是另洪荒大地地散修们心动不已。便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修道之士。苦求万载。一路走来。躲过无数大小劫难。为地不就是有朝一日证那圣人之位。永生不灭。此刻得知有机缘证那圣皇之位。却是纷纷出关争夺九州鼎。这圣皇之位虽然没有圣人地**力。却也是圣人之尊。永生不灭。洪荒众多散修。自然是得之之心深切。便见十数日过后那晃晃天空不时地划过彩云、遁光。正是众多散修在寻找九州鼎。

  再说闻仲见到那日圣人降临将九曲黄河阵中众人带去。当先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恍恍惚惚地手兵回城。焦急地等待十数日后。却迎来金灵圣母大驾。闻仲见道师尊前来。忙将其请到大殿主位坐下。闻仲拜见后。金灵圣母道:“此刻姜子牙可在你手。”闻仲道:“却在营中。”金灵圣母道:“你且将其放回!”闻仲大惊道:“为何如此!”金灵圣母道:“天数有变。我等修士俱都撤离凡间。姜子牙却是无用矣!”闻仲道:“如此说来那我等进军西岐便无人可挡了?”金灵圣母道:“你且收兵不不动。我等三方修士争夺九州鼎以定天下气运。最后换是要看我等争夺九鼎而定。他等便是打下九州。我方只要拿到九州鼎。便可叫他等空欢喜一场。”闻仲闻得此言。却是有些英雄迟暮地感觉。也有些不甘心。却也无奈。只有期望师尊他们夺到那九州鼎了。金灵圣母见到闻仲失落地样子。有些不

  道:“你也无需如此。封神杀劫。青莲师叔怜惜人安排。待得封神之后。西方入侵。定有你大显身手地时刻。”闻仲听得此言。疑惑地问道:“西方入侵?”金灵圣母道:“具体如何吾也不知。你且回去加紧演练兵马便是。”闻仲听得此言倒是振奋起来。坚定地道:“弟子遵命。”金灵圣母交代闻仲之后便匆匆离去。回合截教弟子准备前去争夺九州鼎。此番却是通天教主吩咐之后。圣母念及弟子闻仲特意前来嘱咐一番。

  且说闻仲将姜子牙送回西岐大营。得知双方各自停战之后。便起身赶回朝歌。与华清殿面见纣王后。将金灵圣母所言告知纣王。纣王听后也是一阵唏嘘。道:“难道我等此时一番大好形势便坐等众仙争夺九鼎之结果。我等命运便又他们所定吗?”一番话说地却是铿锵有力。浑身霸气充斥殿中。视乎不甘于此。要与天命相争。闻仲见状。心中赞叹不已。但口上却道:“大王不可如此。须知圣人即天命。圣人之下皆蝼蚁。”纣王听得闻仲此言。也是想起当日天机所为。却是翻手只见便是翻云覆雨。自己可不正是在圣人一念只见。便是天堂地府。想到此处。却是有些消沉。闻仲见状道:“大王不必如此。我听师尊之言。天下之大并非九州之地。封神之后。尚有西方来袭。我等何必在意眼前之地。只管演练兵马。待到西方来袭之刻。我等挥军西进。进攻西方便是。”纣王一听。当下眼前一亮道:“此言当真。”闻仲道:“正是如此。”纣王当下起身。顶天立地地站在华清殿中。傲然道:“好。边让我等挥军西进。打下个浩大地江山。放不枉我圣殿前三日之功。

  ”纣王一身霸气冲天而起,直入云霄,闻仲在旁叹道:“好!大王地气势却是更加强盛,所谓帝王,就是心怀天下苍生,手握百万雄兵,挥戈之处伏尸百万,享尽天下美女。大王的帝王之心已生,就待时机到来,挥军西进了。”

  昆仑山元始天尊在青莲将广成子等人扔道门前,便已知晓,待得众弟子醒来,便将其照进玉虚宫,将众人吩咐一通,便令众人退下各自准备,仅留下广成子一人。赤精子离去后,却是直奔西岐,他被元始天尊吩咐前来西通知姜子牙。待到赤精子见到姜子牙,也并未多言,只是吩咐姜子牙收兵回去,暂且停战,等九州鼎之争过后,天下按照九州鼎分配。姜子牙闻得此事,也并未多问,他确实心中大松一口气,待赤精子走后,当即起兵返回。待姜子牙回到西岐,将事情与文王讲述一番后,文王却是道:“如此甚好,天下百姓却是不再遭受战乱之苦啊。圣父慈悲。”

  朝歌、西岐双方各自停战,苏护被杨昭告知也不在出兵,而是按兵不动,兵派出长子苏全忠出使西岐,天下进入很奇怪地情景中,九州大地上,各方势力均按兵不动,天空却是彩云阵阵,不断的划过各色遁光,却是众多散修为哪九州鼎出动,满世界的寻找九州鼎下落,却哪里找地到,那九州鼎当日却是被天机收去,此刻任那众人挖地三尺却是一丝线索都没有,不过众人却也不敢惊扰凡人,毕竟有前车之鉴。

  洪荒散修一连搜索了三个月,却是毫无所获,渐渐的开始平静下来,却是众人有些失去信心,不再找寻,仅剩少数尚且不死心,依旧在寻找。

  这日,东海之滨圣殿上空,天机依旧关注着左手上演化地一方天地,经过参悟太极图,天机演化的掌中天地却是更加完善。天机抬头看看天上越来也少地遁光,微微一笑,三个月未见动静,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寻找,看来成就圣皇之位的诱惑不小。不过那些准圣境界地散修倒是听沉住气,一个都不出来。呵呵,等下九州鼎出世我看你们谁还能经受这圣皇之位地诱惑。天机口中说着此言,脸上却是平静如常,怪异之极。

  又过了一日,天机看着比昨天又少去一半的遁光,自言道:“时机差不多了,该是九州鼎出世。”说完散去了手上演化地天地,闪身来到豫州上空,青莲大道运转。煞那间,天空万里晴空,接着凭空现出无穷彩云,阵阵飘香,天地间玄音不断,天空中的彩云上飘落无数金花,九州大地生出遍地金莲,异香扑鼻,人们吸入之后,直觉的浑身是劲,原本有病,受伤的,俱都痊愈。亿万人族见到此景,都纷纷跪拜在地。各方教主却是自言道:“终于开始了。”而后各自发出几道令符,吩咐子弟如何行事。

  在天空降下金花之后,又是现出万里青莲之气,而后,一个万丈法身在九州上空出现,正是天机显化地法身,地上众人却是不知,只当乃是圣父现身,纷纷跪拜高呼:“参见圣父,圣父圣安!”那法身见到众人参拜,微微点头,轻轻挥手,地上金莲涌动,将亿万众人抬起。而后法身双手掐动玄妙地法决,喝道:“九州鼎现。”随着法身双手缓缓拉开,双手中间却是现出一个黑洞,九个大鼎按照九州排列的方式,冲了出来。待得九鼎出现,黑洞又凭空消失。这时洪荒大地却是沸腾起来,他们苦寻数月,一无所获得九鼎居然在圣父手上,却是令他们无言。此刻圣父现出法身,威严传遍大地,便是准圣也不敢上前去取那九州鼎。都是紧紧盯着天机法身,看天机如何动作。只见天机在招出九鼎之后,一挥手将九鼎分布到各自对应地九州上空,而后双手向下虚按,口中喝道:“九州王鼎,封!”说完双手向下一按,那就九鼎在天机做法之下,纷纷爆出亿万道金光,凝而不散,全都随着天机双手按下之时,将金光射入各自下方九州之内,几息过后,九州鼎金光消失,便得平凡古朴,一眼看去,跟凡物一般,哪里还有九州鼎的气势。天机见到九州鼎此番模样,微微点头,接着右手一挥,九鼎在天机一挥之下向着西方而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首发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