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金口玉言

作者:黑雨倾盆

莲跟着侍卫进入城主府中,直径进入内府主殿,经入殿内。Www.qВ⑤、CoМ\\却是有七名王氏嫡系成员,分坐两旁,正中坐立一人,一身蓝色武士装,相貌堂堂气宇轩昂,儒雅中带着上位者的威严,正是王氏家主——王荣轩,青莲进入殿中一见王荣轩却是当场呆立不动,连得身旁侍卫为其介绍殿中众人,也是听而不闻,那侍卫见到此景却是尴尬的看看王荣轩,心中很是埋怨青莲,这人看上去气度不凡,一路行来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谁料见得家主却是如此表现,却是让他丢脸,正要上前将青莲唤醒,却被王荣轩叫住,说道:“王浩,不要惊动他,看他的表现像是进入顿悟。”那侍卫王浩闻得此言,却是羡慕的看着青莲,退到一旁,殿中几人都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青莲,心中都觉得这人有趣,竟在见到自己家主后进入顿悟,正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青莲此时情景虽然和顿悟很像,却并非是顿悟,青莲见到王荣轩之后,王荣轩的样貌直直印入青莲的元神,大惊之下,原本被青莲压制的心魔却是乘势出击,而青莲却是陷入回忆之中,亿万万年前,前世王天生活的点点滴滴一幕幕的浮现在青莲心中,却是丝毫没有察觉心魔所谓,唯有天机在一旁帮助青莲抵制心魔,但此刻二人合体,却是以青莲为主,那心魔也是同青莲本源而生,根本便是青莲心中杂念,二人在青莲紫府中相互争夺,心魔占着主场优势,渐渐将青莲整个紫府侵占了大半,原本青紫色雾气弥漫的紫府,如今却是仅剩中心一小片没有被心魔染成黑色。

  紫府中的战斗,拼的就是元神之力和意志,天机元神之力丝毫不弱于心魔,甚至换高出些许,并且天机是被青莲以逆转三尸之术斩出的无情之尸,犹如智能程序一般,自然意志坚定,但这一切却是比不过心魔站的一个主场优势,天机虽然与青莲同体所出,但此刻青莲却是陷入回忆之中,丝毫不知眼前之势,天机却是不能从青莲哪里得助力,比不过心魔,僵持一段时间之后便被心魔打的节节败退。

  眼看那心魔连得青莲心中最后一点净土也要侵占,若是被心魔完全侵占紫府,青莲却是永久陷入回忆之中,直直神魂消散,而青莲的一切便有心魔代替,转而化为只知道杀戮地魔王。而此刻青莲仍是陷入回忆,口中却是喃喃道:“怎会如此,我已经使得天道大变,在轮回盘中所见两个宇宙之别,这分明是新地宇宙,我前世的父亲王荣轩怎会出现,虽然此刻他变成了王氏家主,但父子天性,我元神感应到得结果不会错的,怎会如此……”

  正当青莲陷入迷障,心魔要占据青莲紫府之际,天机却是将剩余元神之力凝聚也不去抵挡心魔,却是冲着青莲吼道:“醒来!”一声大喝将青莲惊醒,而青莲此刻却是正想不通自己父亲怎会出现在洪荒世界,这也是青莲心中最深的执念,也是青莲转世之后最后也是最大地因果,青莲正想不通这些,心中焦急,却被天机惊醒,心中自然不顺,而醒来之后又见紫府被心魔占据,便以为是心魔打断自己思绪,将自己从回忆中唤醒,此刻天机耗尽元神之力,未能镇压青莲心中疯狂之念,而青莲又被天机猛然惊醒,暴怒之下,却是疯狂之念大涨,见到被心魔侵占的紫府,却是气愤之下,也未多想,冲着心魔直扑上去,却是一下子不管后果将心魔吞噬。

  心魔却是一直被青莲压制,终于窥得良机将,眼看便要将青莲取而代之,却被青莲在疯狂执念的催动下一下子吞噬,直接从天堂跌落地狱,却是连渣都没有剩下。

  青莲吞噬了心魔,却是疯狂之意大减,却是当下清醒过来,元神运转,看到自己一片狼藉地紫府,在看天机元神之力大损,而自己却是元神暴涨一倍,却是隐隐有些失控的样子。忙分竭力控制元神,分出一丝元神之力与天机,而后于天机交流一番,才知道方才情景,却是自己见到前世父亲,心神是控制下被心魔入侵,而幸的天机在最后时刻唤醒自己,自己却在疯狂之念控制下将心魔吞噬,虽然惊险,却也算是因祸得福,不但一举解决了心魔问题,相信经过闭关梳理元神之后,定会更进一步。但眼前之境却是时机不对,先解决自己父亲的问题再闭关便是。

  想到此处,青莲暂且将元神之力封印大半,天机在将事情告知青莲之后,直接隐入天机紫府,炼化青莲封印地元神之力恢复。二人同为一体,青莲也顾不得许多,当下将自身法力平复,而后缓缓醒来。由于青莲现身洪荒之际,用空间法则和平衡法则将自身气息封印,故而大殿上众人方才并未感觉到青莲的气息变化。

  见到青莲醒来都是微微惊讶,按照常理,顿悟之后,定会大有突破,而自身气息,会有些许变化,而青莲进入大殿便进入顿悟状态,整整三个时辰,醒来却是毫无变化,众人都奇怪的看着青莲,青莲感到众人目光,微微一想便知究竟,却是并未在意,只看着正前方的王荣轩。眼中带着激动、惊喜……无法言语的感情。

  而王荣轩看着面前的少年,却是心中万分惑,这少年看上去,不过二十,但却给人一种无比沧桑,平淡地感觉,仿佛这人经历了数万载历尽尘世一般。并且王荣轩看着眼前此人,确实感觉很是熟悉,如同此人是自己家人一般,这确实王荣轩奇怪的地方,王氏家族众人,每个他都认识,绝对没有见过眼前此人。

  正待王荣轩奇怪之际。青莲却上前基本。走到

  前。双腿一曲。“噗通”跪倒在王荣轩面前。口青莲。恩。王天拜见父……王家主!”青莲一时激动之下。却是不但报出自己道号。连父亲都差点叫出。

  幸地王荣轩被青莲一跪。当场惊呆却是并未听明白青莲说地什么。惊醒过后。却是连声让青莲起身。青莲却并未起身。知道三跪九叩之后方才起身。

  待得青莲起身后。王荣轩惑地道:“王……王道长为何如行如此大礼?荣轩却是受之不起!”青莲此刻已经平复自己心神。闻言。当下躬身道:“家主叫我小天即可。”说完心中又是一阵激动。这小天却是他前世小名。

  王荣轩心中惑。听王浩所言这人是揭去榜文之人。想必也是有大能之人。却是对自己如此敬重。正待王荣轩不解之际。王荣轩妻子——李淑琴却是从侧门进来。直奔王荣轩。口中换问道:“荣轩。听说有人揭去榜文。可曾明白我们为何无子吗?”说完话。便走到王荣轩身旁。看到殿中站立地青莲。李淑琴心中却是一惊。直觉眼前之人与自己关系非浅。但之前却有不曾见过。心中惑不解。转头问王荣轩道:“那揭去榜文之人便是他把?”

  而青莲却是见到李淑琴进来。心中又是一阵激动。不过有王荣轩在前。他亦是能控制自己。并未失态。见到前世母亲询问。当下到李淑琴身前。又是三跪九叩大礼。而后说道:“王天拜见夫人。”青莲说完。心中却是一睹。眼泪便要脱颖而出。却被其用法力蒸发。未曾留下。却是因为前世王天深地母亲宠爱。每次父亲责骂总是母亲护着他。此刻见到母亲却是不能相认。心中自然难过。

  而李淑琴却是被青莲此举弄得一惊,不明白青莲为何如此,但心中却隐隐觉得青莲此举仿佛应该。正待王荣轩夫妇二人疑惑不解之际,下面王荣轩弟弟,王荣涵开玩笑的说道:“这人揭下榜文,又不能说出你二人无子只因,只管对你们三跪九叩,莫不是想做你们儿子啊!”

  谁料王荣涵话刚落音,李淑琴便一拍手,说道:“二弟却是一言点醒梦中人,我就看这王天心中喜欢,若是我儿子那该多好。却是被二弟提醒!”说完,李淑琴转头对青莲温和地问道:“嗯~天,你可原作我义子!”

  青莲闻言心中却是一阵激动,心中叹道:“母亲啊,我原本便是你的儿子。”而后却是跪拜在地连声道:“小天愿意,小天拜见母亲,拜见父亲。”李淑琴方才见青莲一愣,以为他不同意,不由得心中一阵难过,但转眼间青莲却是跪拜在地,口称母亲,直让李淑琴惊喜地一脸笑容,忙上前将青莲拉起,连声道不用如此。

  而看到这一幕地王荣涵却是愣住了,忙道:“大嫂,我是开玩笑的啊,这人来历不明,又行为古怪,大嫂不可如此草率李淑琴闻言,当下以瞪王荣涵,说道:“住口,我看他相貌端正,我与他有缘,收他做儿子有何不可。”王荣涵被大嫂一通话说的哑口无言,当下将求救的眼光望向大哥,谁料王荣轩却道:“二弟,你多心了,我看王天虽然出身不明,但却一身坦荡,并非奸邪之辈,我也觉得与他甚是有缘,收他做儿子却也无妨。”王荣涵却是被这二人打败了,当下瘫坐在地,口中嘀咕道:“我真是嘴贱,非要说那句话干嘛!”而王荣轩夫妇却是看看青莲又看看二弟,夫妻二人相对一笑,却是发自心中地欢喜,这倒也是,二人久久无子,心中一直惦记,此刻收下青莲为义子,倒也是喜事一件。

  随后青莲便在王府住下,与王荣轩夫妇二人共享天伦之乐,青莲加上混沌中的时间,已是数十个量劫未曾见到父母,此刻能在父母膝下承欢,心中自然高兴万分,也不再去想那闭关精炼元神之事,但此刻青莲消去心魔,有见到前世父母,心中了无牵挂,心境圆满,数日后,元神却是在不经意间达到大圆满之境,疯狂之念也是隐隐欲出,却是青莲此刻贪恋孺慕之情,不想闭关斩尸。

  又过了十数日,天机也在青莲元神带动下恢复元神,并且比先前精进许多,与青莲一番交流之后,当下道:“本尊,与父母能得一见便是天大的机缘,你却要在此滞留多久。”青莲道:“我前生未能孝敬父母便遇车祸身亡,此刻在见到父母,却是万幸,我自然要在二老身前孝敬终生。”天机闻言当下道:“你却是糊涂,他们是你前生父母,今生既然得见,却不再是你父母,你却要将前生之因果结之此生,却是害人害己。”

  青莲闻言,当下道:“为何我服侍二老便是害人害己,以我此刻天道之境,那个能在我面前伤害我父母。”天机道:“我所说地正是如此,我等此刻虽是天道之境,但天道之上尚有大道,我等所遇之事,岂是二老所能抵挡,你要知道你若在二老身边,却是害了二老,连带着也害了你自己!”

  青莲闻得此言,仔细演算一番,却是当下元神一阵冰冷,战战兢兢的道:“幸得你提醒,不然真要让二老因我受到伤害,我却是万死莫悔。”天机顿了顿又道:“其实你也不必如此耿耿于怀,你此生你倒也可在做二老之子。”青莲闻言忙道:“快讲,如何做!”天机微微一叹道:“你确实当局者迷,二老无子,也是与我等有关,我等已是天道之境,便是分出一丝元神,投胎转生为二老之子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青莲闻言当下大叫道:“正是如此,真是太好了!”

  青莲却是兴奋之下,喊出声来,正好被前来的李

  到,便笑吟吟的问道:“小天,你高兴什么?”青来,当下上前一拜,道:“孩儿高兴,却是想到了母亲为何多年无子之故。”李淑琴闻言,当下惊喜道:“小天,你真地知道。不是骗为娘高兴吧!”青莲点点头,郑重其事的道:“天儿说地是真地。”

  李淑琴见到青莲如此肯定,当下也不过形象,拉着青莲直奔书房,找到正在摆弄文墨的王荣轩,三言两语将事情告知王荣轩。王荣轩听后也是大喜过望,双眼精光暴涨,直直的盯着青莲问道:“小天,你真等能做道么!”

  青莲坦然地看着父亲,说道:“父亲忘了,天儿原本便是为父亲求子而来!”王荣轩闻言,倒是想起当日与青莲相见之因,不过王荣轩仔细一想,却是察觉到异处,当下道:“当日却是如此,但为何你要道今日才告知为父!”青莲闻言,低头不语,良久,才抬起头,眼中却是一片茫然,深幽地眼中却是如同宇宙一般,二人看着青莲此刻却是浑身透出平和浩荡地气息,清晰地与天地结合,心中云重生,只听青莲那满怀不舍与感慨的道:“当日遇见父亲榜文,天儿心中触动,便揭下榜文,想要与父亲解去心中忧愁,谁料与父亲一见如故,便在父母膝下承欢二十日。”

  李淑琴见到青莲此刻神态,仔细想想他话中含义,当下惊道:“小天,你说出如此之言,难道你要离开我吗?”看见青莲点点头,李淑琴当下拉住青莲道:“小天,你为何要走,难道你是恐怕我有了自己地儿子便不再喜欢你么,若是如此我便不要儿子也罢!”

  青莲闻得母亲如此之言,却是感动的泪流满面,良久,青莲收起心神,将母亲扶坐下来,解释道:“母亲,并非如此,天儿却是有要事在身,能在母亲膝下二十多日,天儿此生无憾也,母亲却是想错了。天儿怎会与弟弟争宠。”李淑琴闻言,当下道:“天儿有何事要办,我王家虽然不是一国之君,但也是实力雄厚,你有何事且说出来,我令人去为你处理,你留下来陪母亲可好。”青莲闻言,脸上全是愧疚地看着母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这母亲三跪九叩,而后,说道:“母亲不要再说了,天儿所办之事,却是非我不可,母亲多保重,请恕天儿不孝!”

  李淑琴拉起青莲,正要再说什么,却被王荣轩拦住,王荣轩道:“淑琴不要在说了,天儿非同常人,他所办之事却不是我等能触及的。”而后又转头对青莲道:“想必天儿也是顾及牵连我们,这才离去地吧?”青莲闻言点点头。

  三人却是相对无语,良久,青莲道:“我与二老前生有缘,二老多年无子也是因我而起,此刻我便还二老一子,却是了却因果,他日若能相见,天儿在于二老膝下尽忠孝道。”说完,青莲分出一丝本命青莲之气,将一丝元神融在其中,一指点想王淑琴小腹,二人之间一点青光直入王淑琴小腹,接着书房中青光大盛,二人眼前一花,待到青光消散,那青莲却是不见踪影。

  二人却是在青莲站立之处找到三寸令剑、一玉符和一玉瓶,王荣轩上前收起三件物品,从那令剑上传来一信息,王荣轩当下便知晓那令剑名为真言令剑,那玉符中却全是修炼之道,其中由浅入深得记载了仙道修行之术,而玉瓶中却是能令人脱胎换骨的灵丹,王荣轩看着手中之物,心中对自己认下的义子青莲的身份却是猜测不已。

  且说青莲在离开王氏家族之后,却是无心游览洪荒,直径返回七十二品混沌青莲,再度闭关,先将已经蠢蠢欲动的疯狂执念注入最后的造化莲子,作为第三尸化身,并将注入执念地造化莲子融入七十二品混沌青莲中,助其化形。

  而后青莲直觉元神悸动,心中突然明悟,知晓自己此番了结前世因果,却是大道可期,已经能炼化那最后的一成鸿蒙紫气,于是便与天机二人交代一番,便闭关炼化鸿蒙紫气不提。

  时光悠悠,三万年已过,那造化莲子在混沌七十二品青莲地帮助下,却是已经化形而出,并且由于青莲斩尸之际了结前世因果,元神达到大圆满,故而那造化分身一化形,便是领悟了九成地造化法则,他确实继承了那疯狂地执念,一副前世疯狂科学家的作风,化形之后,便好不客气地将乾坤定炼化最为自己地本命灵宝,要说这乾坤鼎本就是为他而留的。而他也毫不客气,将乾坤鼎炼化之后,却是嚣张的自称造化,说自己却是要达到能创造一切地地步,故名造化。取造化万物之意,青莲三人对此却是不以理会,各自闭关参悟最后的本命法则。

  却不料造化却将三人一身灵宝全数借取研究,美其名曰借此参悟造化法则。三人虽然不信其言,倒也都将灵宝扔给造化,各自参悟法则而去,仿佛哄小孩一般,气的造化催鼻子瞪眼。

  造化出关之后,又是一万过去,洪荒中却是发生一见大事,便是镇元子终于斩去三尸,并且在镇元子斩尸之后,突然间鸿蒙紫气从天而降,直入镇元子元神,而后镇元子经过百年闭关,终于炼化鸿蒙紫气,元神寄托虚空,成就不死不灭的圣人之位。镇元子成圣之后,自号真元道君,于万寿山立下地教,以先天灵宝地书镇压气运,收得数万洪荒散修。

  镇元子成圣之后,诸位圣人除去青莲纷纷道贺,由于青莲闭关未曾前去,倒是孔宣带领众弟子前去恭贺一番。镇元子为人不善争执,立下地教,也是由于成圣之后明悟自身职责之故,对来访诸圣地拉拢也是左右相

  置可否,诸圣此时都一心对付神界之事,并未多想,便各自离去,倒是孔宣留下与镇元子详谈甚久,而后满怀信心的离去。

  而后一万年中,天机与慈心在青莲了却因果之下,先后全部领悟了各自的逆天法则,而造化也在九千年后完全领悟了造化法则,并为了庆祝,将青莲的大道录用乾坤鼎炼成一眼珠大的一个透明圆球,并说这是他跨时代的创作。慈心对此却是毫不相信,倒是天机看后,满怀深意地看看造化,造化却是得意万分,并到洪荒游历一番,直到百年后方才回来。

  待到造化回来之后,天机的时空法则却是正好全部领悟,契机牵引之下,三人所化地七十二品混沌青莲陡然崩开,而那两届却是失去了青莲的阻碍,迅速合并。但此刻青莲在四重逆天法则牵引之下已是身不由已,哪里照顾地道洪荒天地。

  只见青莲四人,在契机牵引之下,陡然现出原形,四个三十六品混沌青莲围成一团,相互吸引,却要重新合二为一,正是三尸之道的最后一步,合三尸,而青莲在尚存地灵智之下,勉强压制合体的趋势,飞速的远离洪荒天地。去也仅仅离开数万里后便眼前一混,压制不住。

  只见四个混沌莲台,以青莲为中心,天机、慈心、造化三个莲台绕着青莲缓缓旋转,待到旋转四十九周之后,天机所化的莲台蓬的一声炸开,化为一团青莲精气,被青莲吸收,而青莲吸收之后,却是一阵青光闪烁,化为五十四品混沌青莲,而后又是四十九周,慈心炸开化为青莲精气融入青莲体内,青莲化为七十二品混沌青莲,最后便是造化,待到造化也融入青莲体内之后,青莲此刻已经是一百零八品混沌青莲,却是成为创始青莲。而后便见那一百零八品创始青莲中心紫气闪烁,却是青莲在融合最后的一丝鸿蒙紫气。

  而此刻洪荒天地与西方神界,却是已经开通,只见双方天地具是万里无云,星光闪烁,天道轨迹陡现,两方交接之处,噼里啪啦的直响,显然是双方天道在融合天道法则,鸿钧与天主也是在天空隐现法相,神界的各方势力却是在天主地命令下倾巢而出,在六位圣人带领下,白多亿地众神齐齐陈列在两届交接之处,显然是准备随时攻入洪荒,而那六位圣人之中竟然有接引准提二人。

  让得对面洪荒诸圣看得怒骂不已,而后又有些庆幸,却是由于青莲未到,洪荒只有五位圣人,万幸镇元子与万年前成圣,这才使得双方各有六圣,却是人数相同,剩下的便是看各自手段高低了。但见洪荒所属却是分位六方,女娲下属妖族,经过十万年发展已是接近当年天帝之境,却是一陆压为皇,鲲鹏为妖师,新近的十二生肖为帅。巫族刑天为首领,带领着数十万巫族占据一方,虽然巫族人少,但巫族天生的斗志却是无人可轻视,而后便是,元始、通天、镇元子三人各自麾下,数十万修士,最为庞大地便是人族一方,除去三皇所领的千万大罗金仙境界的无争天之人,尚有修为达到仙境地武道修行者,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也齐聚于此,其中势力最大的便是王氏家族,由于数万年前青莲留下的修行之道和灵丹,王氏家族却是从此兴盛起来,武道加上仙道王氏家族地实力却是不下于任何一教,唯一有些欠缺的便是明面上没有圣人,孔宣、杨昭等青莲弟子齐聚于此,孔宣与诸位圣人站在一道,而杨昭几人却是混在人族武道修行之人中。

  双方气氛却是紧张万分,但各方圣人未曾发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而各方圣人此刻却都是齐齐看着天空,都在等待双方天道分出胜负。只见那天空中两方天道在争斗下,却是忽悠损伤,两方天地也是地动山摇,正当双方天道相争到激烈之处时,猛的一股威压降下,这威压铺天盖地而来,两届之人却是齐齐被从空中压到地上,而原本正在争斗的两届天道,在这威压之下却是嘎然而止,两届众生都心中升起无边的敬仰,纷纷下拜,众位圣人心中不服,都纷纷提起法力抵制者威压,却只听一声轻哼,双方十二位圣人齐齐喷出一口精血,当下被无边的威严震得跪拜在地。诸位圣人心中却是大惊,莫说诸圣,那神界地天主心中更是犹若惊涛骇浪般惊恐不定,他却是不知这是为何,自己已是天道之境,只待吞噬了洪荒天道,便可掌控完整的天道,继而稳定大道也是之日可待,难道这是大道现身?唯有鸿钧却是一副若有所失地样子,停下洪荒天道的攻势,在洪荒诸圣面前现身。

  诸圣见到鸿钧现身,当下拜见,不带众人起身,比先前强上数倍地威压降临,而后众人便见青莲一伸青袍,赤脚散发,立至两届虚空。青莲现身之后,回头看了众人一眼,众人心中直觉到无边的威严,纷纷地下头来,连得鸿钧也毫不例外。而后青莲看看正在融合地两届,开口说道:“天主,你因我而出,当因我而去,禁!”

  此刻天主却是也认出青莲来,闻得青莲如此之言,当下笑道:“你当你是谁啊,不过一曲曲混沌青莲化形,惊要狂言将我……”那天主话未说完,便见青莲伸手一指,天主却是整个从神界天道中弹了出来,现出原型,正是一鸟人,接着那天主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扯拉,不由自主的向着青莲飞来,并也逐渐变小,无论天主如何挣扎却是丝毫无用,待到青莲身前,已经化为三寸小人,青莲手指一点,将其化为雕像,收了起来。

  而后青莲双手指着神界说道:“尔等因我而分,如今也

  归原。”待到青莲说完,两方却是一震波动之后,起,原本相争抵死不融的两方天道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待到两届天道融合,青莲对众人道:“此番天地初合,尔等一量劫内不得争斗。”待到青莲说完,眼前一闪,却是各自被送回洞府。仅仅留下鸿钧,与十二位圣人,尚有孔宣、杨昭、三皇,后):等青莲弟子。

  鸿钧众人此刻心中惊异万千,却是对青莲如此手段惊讶,而孔宣等人却是心中惊喜,看着青莲,眼中全是崇拜。正待众人心中各自盘算之际,便见鸿钧至青莲面前,一礼道:“见过青莲道君。”而青莲却是对鸿钧还礼道:“道祖客气。”鸿钧闻言忙道:“大道面前,岂敢称祖。敢问道君,此后天道如何。”青莲看着鸿钧道:“鸿钧仍未天道,天道亦是鸿钧,鸿钧不为天道之际,天道方为天道!”鸿钧闻言,当下对青莲一礼道:“鸿钧谢过道君。”

  而后青莲看看众人,道:“孔宣你且过来。”孔宣忙赶到青莲面前,拜下道:“弟子孔宣拜见师尊!师尊……”青莲闻言微微一笑道:“呵呵不知如何称呼是么,你为我弟子不必如此,我参透大道,此刻便为大道。”众人闻得此言,除去鸿钧早已知晓,众人只是心中猜测,闻得青莲亲口说出,却是大为震惊。

  青莲却是不管众人震惊,对孔宣道:“我为大道,却是不能再留此间,你便借我衣钵。我们下弟子皆听你号令,待你成圣之后,便立下大教护得众人。”孔宣下拜道:“弟子遵命。”而后青莲却是取出七层白玉玲珑塔,交与孔宣道:“此物便是你立教之本。”孔宣上前接过,拜谢。看看孔宣,脸上满意的点点头,道:“想不到你已进入亚圣之境,这鸿蒙紫气便与你了。”说完,右手一挥,将鸿钧当日所赐鸿蒙紫气送入孔宣元神。孔宣又是俯身拜谢。而后青莲却是对场中众人一一道别,最后又对孔宣道:“那王氏家族与吾有缘,我走之后你且照料一二。时机已到,我要去了。”

  青莲一众弟子闻言,齐齐跪拜在地泣不成声,纷纷挽留青莲,而青莲也是一一不舍得看着众人,心中也是无奈。原来当日青莲三尸归一之后,化为一百零八品创始青莲,却是终于将那大道生机紫气完全炼化,而此却也终于知道自己贴内的世界杯连成黑点之后为何不能重新开启,原来那世界被青莲引入大道生机,再经鸿钧炼化之后,却是化为宇宙本源之基,在青莲修成创始青莲,完全炼化鸿蒙紫气之后,却是终于将其激活,但同时青莲也接下了重新演化宇宙的责任,却是刻不容缓,但青莲心中牵挂洪荒,故此强行压制,赶来此地将洪荒诸事处理一番。与众弟子交代后事。

  青莲看着一众弟子,说道:“痴儿,大道无边,尔等他日得证大道,便是吾等再见之时。”说完青莲便化为一道青光直入混沌虚空而去,众人皆都俯身相送。

  却是在洪荒之中留下一段传说。而青莲却是独自前去演化新地宇宙,开启另一段传说。

  后记,众人在青莲离去之后,也都相互告辞,青莲一众弟子也赶回蓬莱岛,而后百年,孔宣炼化青莲临走时所赐鸿蒙紫气,证得圣人之位,立下玄教,以混沌至宝天地剑镇压气运。而后整个王氏家族也加入玄教。洪荒天地平静一量劫之后,却是由于更放因果累及,杀劫又起,却是只因人心而起,正是,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洪荒天地却是始终未能真正化解量劫,不过这一切却是与青莲无关,青莲却是独自与演化属于自己地宇宙,也许他演化的天地之中会没有量劫的存在。这一切我们却是不得而知了、

  写到此刻,已是深夜一点半,黑雨在七月二十日,萌生写书之念,一路行来历尽三个多月,中间经历甚多,也感触甚多,今天,这总算给一直支持我的书友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明显地可以看出黑雨是属于烂尾之作。这些黑雨也很是无奈,上加后订阅一直不理想,而后由于断更和黑雨写作上的重大失误,订阅更是悲惨,无奈之下,原本设定好尚有三卷,三个量劫的结局,便在短短数章结束,也有很多没有交代清楚地事情,大家见谅了,毕竟有些事情是无法抗拒的。

  至此黑雨很感谢编辑满江、梨子、竹子、很感谢打赏和订阅的书友,是你们的支持,让我坚持了下来。下面是打赏地书友名单,

  孤独的手巾剑侠doddo:夜火&灵儿花落樱

  原始人124号山家凑^滴无良扑街仔

  书友321192146;s]山家凑元剑猫猫爱游泳

  原来曾经书友134304193恋恋秋秋抽跟烟先

  xzxingglove1314箫湘雨歇不良书龙老花公牛

  流星13579骨魔奋斗在第一线冰女女radias,林楠灭世仙神

  鬼徒的马甲

  至于订阅的黑雨却是查不到,不能写出,但黑雨很是感激,虽然不多,但是,你们是我一直写完的动力,黑雨说过只要有一个人订阅,黑雨便会写下去,此刻也算黑雨失言一半吧,因不可抗拒的原因,只好草草结尾。毕竟是第一本书,黑雨地失误是很多的,下本书定会好上很多,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黑雨倾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凌晨

  首发

  最新全本:、、、、、、、、、、